換個姿勢看新聞,換個態度看中華!— 當代健康
分享到:

史上差別最大的“北漂”雙胞胎,哥哥永遠定格6歲

2019-08-25 02:19:57 來源:時尚美麗大女人編輯:fashion瀏覽次數:0

(原標題:史上差別最大的“北漂”雙胞胎,哥哥永遠定格6歲)

15年前,一顆腫瘤讓90后雙胞胎兄弟再也不能一起“長大”,哥哥因病定格成6歲“萌娃”模樣,弟弟健康長成帥氣男子。弟弟本可獨自高飛,但他發現只有給哥哥也插上翅膀,他才能安然踱往遠方。于是,弟弟背上哥哥去了北京,在那里他們的夢想雙雙綻放……

1994年夏天,我和雙胞胎哥哥降生于湖北石首市調關鎮,爸爸媽媽給哥哥取名夏仁珍,給我取名夏儀珍。

6歲,我和哥哥在披甲湖村小學讀二年級。半學期后,哥哥被發現看不到黑板的字,換到第一排也不行。外出打工的爸媽緊急返鄉,帶我倆到石首市人民醫院做體檢。體檢后,爸媽帶著哥哥前往武漢。原來,哥哥長了腦瘤,壓迫到視神經、抑制了生長激素分泌,他不僅再也看不到清晰的世界,而且永遠也不會長大了。

2001年,7歲生日那天,我買了個小蛋糕送給哥哥,卻被他一把摔到地上。他說:“你要提醒我離12歲又近了嗎?”之后他又向我道歉:“對不起,我不該發脾氣!可是我真的好怕死。我腦袋里長了腫瘤,摘不掉!在武漢的醫院,醫生跟爸媽說,我頂多活6年!”

雖然哥哥很幸運,病情沒有再惡化,但爸爸媽媽掙錢帶他南下北上遍訪專家,得到的結果都一樣:只能控制,無法根治。漸漸地,我個頭超過了哥哥,他想重回校園,可頑皮的同學戲稱他“小矮人”。受辱后的哥哥再不肯踏出家門半步。

2004年,我和哥哥在照生日合影時,影樓工作人員在哥哥的腳下墊了張板凳。不久,爸媽離婚了。2006年,哥哥奇跡般地度過了醫生判定的“死亡之年”,6年間,他只長高了幾厘米,相貌依舊稚氣,而我已是12歲的瘦長少年。

2010年,我以優異成績考入石首市南岳高中。住校后,我開始想念哥哥,這才發現十多年,我倆幾乎化為一體。第一次放假回家,哥哥遠遠站在門口等待,見到我時蹦得高高地。我鼻子酸了,外面的世界那么大,但哥哥的世界就只一個我。

四個月后,我用拼命節省下來的生活費,買了把嶄新的吉他送給哥哥。接著,我又打工掙錢,給哥哥報了個吉他班。老師很快發現他很有音樂天賦,指法一學就會,哥哥很快便能彈出完整曲子。

2013年,我高考成績達到二本線,我決定報考藝術院校,一邊學習,一邊為哥哥尋找機會。我仗著高中期間參加演講和主持比賽獲得過優異成績,大膽報考了北廣播音主持藝術學院,最終幸運地被錄取。

開學第二天,我獨自敲開張文星校長的辦公室大門,向張校長傾訴了我和哥哥的成長故事。我向校長請求:“我哥從6歲起,都不知道明天是否還活著,但他從沒放棄過,他勤奮學彈吉他唱歌,渴望擁有一技之長,成為對社會有用的人,您能給他一次機會嗎?我們可以擠在同一張床鋪上……”

張校長感動不已,他提出讓哥哥以非正式生的身份旁聽播音主持專業的課程,并減免了全部費用。

2013年國慶,我牽著哥哥的小手來到位于北京昌平區的學校報到。我們哥倆住進同一間寢室,哥哥睡下鋪,我睡上鋪。離開校園13年,哥哥搖身一變成了大學生。起初,我們兄弟倆的奇妙組合引來很多議論:“帶兒子來讀書的?”聽到這話,我倆哭笑不得。我不厭其煩地解釋:“我們是雙胞胎,哥哥小時候生病,才會這樣?!?/p>

在我的鼓勵下,哥哥開始積極主動地想辦法融入到新生活里。我倆將自己的成長經歷寫成故事,投稿到校廣播臺。很快,節目播出后,不少同學向我倆表達曾經失言的歉意。課堂上,同學們也開始主動幫助哥哥,邀他參加練習、排練小品。哥哥的勇敢一擊收獲良多,我也為他喝彩。為了共同進步,無論刮風下雨,每天我都拉著哥哥6點半準時起床練聲晨讀。

大學寬松的環境讓哥哥少了約束多了自由,孩子氣的他迷上了手機游戲。我平時一直鼓勵哥哥嘗試新鮮事,可我很清楚哥哥的身體狀況,玩游戲會摧毀他右眼僅有的視力。為此,我毫不客氣地對哥哥說:“你再沉迷游戲,就趁早滾回家玩!我也不用照顧你了,我不是咱爸!”“我覺得你早就是我爸爸了,小爸爸!”哥哥慚愧地說著笑話,立馬聽話地把手機游戲卸載了。

2014年中秋節,專業成績優秀的我,應邀成為北京大學總裁班中秋晚會的主持人。我將哥哥帶到晚會現場,并向導演推薦哥哥登臺演唱。

哥哥上場時,觀眾席里發出一片驚嘆。很快,哥哥的吉他撥弦和極具感染力的童音在劇場里飄蕩,掌聲如潮。有了這次成功經驗,我廣泛參與各種社會活動,不斷推薦哥哥參與表演。我倆一個主持,一個唱歌,獲得了無數的掌聲和唏噓。在一次次的登臺中,哥哥不再怯場,表演實力逐漸精湛。

到2018年的春天,我們哥倆在北京高校的演出界已經小有名氣了。5月初,知名音樂人老貓在一次活動中,認真聽了哥哥的演唱后,表示愿意收他為徒,指導他進行更系統的音樂學習。得知這個消息,我比哥哥還要激動,我看著他一步步走到今天,我像一個父親一樣心潮起伏,為他各種謀劃。與此同時,我不禁問自己:“爸爸傾盡半生之力,想要治愈哥哥的病,如今,爸爸老了,能否由我來接力完成他的夙愿呢?”

2018年暑假,我拿出積攢的生活費和演出報酬,帶哥哥到北京協和醫院復查。腦科專家告訴我倆:“核磁共振顯示,腦瘤已經鈣化了。這可能就是他活過6年生命極限,且到現在還能正常生活的原因?!比欢?,醫生表示,腦瘤的位置太特殊,沒辦法手術。

那天返回學校的途中,我牽著哥哥的手,我們一齊唱著兒時的歌曲:“蟲兒飛花兒睡,一雙又一對才美,不怕天黑只怕心碎,不管累不累,也不管東南西北?!蔽宜坪蹩匆姼绺缟砗笳龘溟W著一雙隱形的翅膀,我親愛的小寶寶哥哥已經擁有了飛翔的力量!而我,正因為背負著哥哥,讓我也擁有了一雙無比強壯的翅膀。我相信我們會一直雙飛下去,像歌里唱的那樣“不怕天黑只怕心碎,不管累不累,也不管東南西北”。

更多精彩關注微信公眾號【axc663】

女人就要在最美的年紀,綻放最美的自己!

標簽:
最新資訊
更多醫學聚焦 相關推薦
頭條新聞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
彩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