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個姿勢看新聞,換個態度看中華!— 當代健康
分享到:

投資人談流利說 為何不主投早期的 GGV 愿為流利說破例

2018-09-28 10:54:00 瀏覽次數:164

(原標題: 投資人談流利說 為何不主投早期的 GGV 愿為流利說破例)

投資人談流利說:為何不主投早期的 GGV 愿為流利說破例

流利說創始團隊(左起):首席科學家林暉、首席技術官胡哲人、首席執行官王翌


鈦媒體注:本文來自公眾號GGV紀源資本,作者:Reggy。美國當地時間9月27日上午,中國教育科技企業“流利說”正式掛牌紐交所,成為今年國內第五家赴美上市的教育公司。

不同于前5家,流利說一開始就是基于AI引擎驅動學習以及移動端產品落地教學場景。此類項目在五年前較為少見,文章闡述了其早期投資人紀源資本管理合伙人李宏瑋眼中的流利說和創始人王翌的成長故事。


今晚,英語流利說正式在紐交所掛牌上市,以其獨創的教育3.0 模式,被譽為“AI+教育”第一股。 

截至2018年6月30日,流利說的付費用戶數量達到101.61萬人次,平均每月活躍用戶數量達到720萬人次。

上市前,包括天使輪在內,英語流利說主要經過以下四輪融資:

投資人談流利說:為何不主投早期的 GGV 愿為流利說破例

從上圖可以看到,GGV紀源資本在2013年就已經下注種子輪,并且在之后的A、B、C輪都持續加碼。GGV一路陪伴流利說,從只有不到10個人的小公司,發展到敲鐘的“高光時刻”。

對于跟GGV的持續合作,流利說CEO王翌表示:

投資人談流利說:為何不主投早期的 GGV 愿為流利說破例

那么問題來了:

王翌為什么這么注重挑選投資人?他身上又具備什么要素,能打動了理性的李宏瑋(Jenny),讓當時不主投早期公司的GGV為流利說破例?流利說何以在短短五年內就迅猛成長并上市?在投資人眼中,上市到底意味著什么?

我們專訪了GGV管理合伙人李宏瑋(Jenny)。希望今天的推送能從投資人視角,給你講一個不一樣的上市公司成長故事。

GGV:Jenny好,你和王翌的第一次接觸是在什么場景下?

李宏瑋:2013年我們在GGV的上海辦公室見面,王翌是一個很特別的創業者。一般都說,投資人會對創業公司進行盡調嘛。王翌不一樣,他在融資之前先去做了投資人的盡調。他很挑。王翌融資,不找咨詢機構,也不路演,而是定向去找幾個他認可的投資人。

GGV的特色是中美兩地市場都會看。剛好王翌有一個也是從Google出來創業的朋友,一個做土地安全系統檢測的印度人來找我們融資。后來是他介紹了我和王翌認識。

GGV:當時看了之后花多長時間就決定要投了?

李宏瑋:決策的時間很短,因為額度比較少。見面之后看了一下王翌對產品的演示,就準備投了。GGV當時不太看種子輪的投資,所以投流利說算是一個特例。對我們來說,賭的是王翌這個人。

GGV:賭他的什么呢?

李宏瑋:哈哈,如果你見過王翌你就會知道,他很有感染力,而且非常霸氣。王翌從一開始,就不是一個小孩型的創業者。他見我的時候,我感覺他的主要目的都不是來融資的,而是來跟我探討他的商業模式(可不可行)。

王翌創業時,已經30出頭了。他在雅虎、谷歌都工作過,對自己要做的事情和優勢,都非常清楚。所以他不是那種只會聽話、非常含蓄的創業者。而是真的會在董事會上舉一反三,在不同意的時候直接地告訴你他不同意。

中國的投資人不一定喜歡這么霸氣的CEO,有的投資人就會覺得跟他交流壓力很大。但我覺得,創業者有霸氣是好的。

尤其是在全新的領域,沒有人知道這條路的終點在哪里,那里的風景怎么樣,就像當年的馬云做電商、雷軍做手機一樣。光靠霸氣不一定能成功,但想成功一定要霸氣。

GGV:如您剛才所說,GGV一般不投這么早期的項目,流利說算是例外。如果要讓您破例,這個企業要具備什么樣的條件?

李宏瑋:第一,創業者第一次見面就要能給我留下深刻印象,讓我感覺我愿意和這個人走長線。第二,他們所做的事情,要有絕對領先的可能性,也就是在他們之前沒有人做過這樣的模式。

拿流利說來說,這種絕對領先體現在兩個方面:從大環境來看,2013年正處在PC端轉移動的浪潮中,大部分公司都是先有了PC版本,再轉移動。

但王翌一開始就是純移動的思路。他想借助整個移動互聯網的崛起,以及手機語音交互的能力來打造一個全移動游戲化的英語平臺。

為什么是游戲化?王翌說,學英語是很枯燥的。大多數人都是買本書、買個磁帶就自己在那兒練,但這個過程沒有交互、沒有反饋。但玩游戲不一樣。玩游戲是要打榜的,你看到別人這個口語練得比你好,你就有動力。

從細分領域來看,2013年,教育早已發展到1.0時代:“課堂化”。有一大批想做教育的創業者還在辦學校(例如新東方、好未來這種做線下場景的教育公司);也出現了教育的2.0時代“在線化”。比如像VIPKID,它給你把教師資源搬到線上,讓老師能在線上授課的公司。

但流利說一開始就用了Ai打法(雖然這個詞是最近才火起來的),讓創業者們看到了教育的3.0時代——智能化。

第三,我覺得投資者一定要敢于破例。穩定的商業模式、團隊、市場固然很好,但那屬于常規操作。一個好的VC必須要敢于挑戰,畢竟高風險高回報嘛。

GGV:內部投這個項目的時候有猶豫嗎?

李宏瑋:沒有猶豫,大家說既然Jenny看好,那就投了吧…… 哈哈哈,開玩笑,其實是他們的方向、團隊、產品、技術都很扎實,所以我們愿意賭這個人。

GGV的風格是,一旦我們決定投資了,就愿意陪創業者一起成長,從微觀管理細節,到公司未來宏觀的發展方向,我們都會討論。

我們從種子輪就投了流利說,那時公司連10個人都不到,所以王翌早期招高管、談薪酬的時候都會找到我,我們一起給他把把關。甚至早期開內部管理層會我也參加。

你知道的,很多董事會都是“在談過去的事”——往往是以匯報形式,來匯報你上個季度做的事情、數據;但小公司是需要“談未來的事”,討論未來的展望方向的,這個時候就需要我們一起頭腦風暴。腦暴最忌諱被束縛,不能有基本格式,我們一般都會找一個非框架性的地方去討論……

GGV:什么叫“非框架性”的地方?

李宏瑋:給你舉個例子吧。2016年,某次高管會議,我們選在了上海一家醫院旁邊。原因是當時合伙人之一的胡哲人(Ben)的妻子快要生孩子了,我們就在醫院旁邊100米左右的距離,選了個小酒店的會議室。

我還記得那個地方很閉塞,沒有窗口、沒有光線。我們埋頭開會,開了大半天,到一半的時候,Ben的電話響了,他太太生產了,Ben一下子就沖出去了。

我們在那場會上討論了很多重要的事情,比如確定了流利說未來的發展方向——既然咱們的語料庫非常強大,那么就應該像百度一樣做學習英語的搜索引擎,賦能其他的教育公司。

直到我們開完會開始吃晚飯,Ben才從產房回來,那時,他的身份就已經變成一位爸爸了。有時想想覺得還蠻奇妙的,我們會陪創業者度過這樣的重要時刻。

GGV:您覺得對一家創業公司來說,上市算是一種成功嗎?

李宏瑋:對我來說不是,創業只是第一里程碑,是一個階段性的東西。

上市就有點像你的18歲成人禮。你終于拿到駕照、可以開車了,后面你開成什么樣子,走到怎樣的路上,都取決于你自己。之前你做得不好,可以回家找媽媽投訴。但上市之后你來跟我投訴就沒用了,因為每個人成年之后,都必須要公開為自己的動作(和業績)負責。

上市,意味著你終于進入了大人們PK的舞臺。而這個舞臺,只會更難,大家對你的期待,也只會更高。

具體到流利說,上市的主要優勢,是可以讓消費者感受到你的品牌,證明我們是一個很serious的公司,可以放心使用;另一個帶動toB的業務,比如有一些企業已經開始用流利說的引擎來培訓他們的員工了。

現在還主要是英語,但以后完全有可能會覆蓋多語種的發展,吸引更多年輕用戶。GGV也會一直看好流利說的長期發展。就像上市之后不會退出,還下單增持了。

最新資訊
更多互聯網 相關推薦
頭條新聞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
彩票开奖结果